时间:2020-04-13 07:28 编辑:admin

  在替代进口之前,从意大利进口同类袜机价格约为30万元一台。“我们产品上市后,对方价格直降三分之一。”顾晓东告诉记者,国产袜机售价仅为10万元左右,性能能与同类进口设备媲美。

  目前,诸暨智能化一体袜机的年生产能力6000多台,成为全球最大的智能化袜机生产基地。

  记者几次问及袜机成本,老杨始终笑而不答。“今年的新款设备明年就成了老款,赚了点钱就投到研发上面了。”杨志林说,大唐这几个袜机厂,彼此都知根知底,稍微一放松就会被对手超越。

  2015年6月,浙江省首批37个特色小镇创建名单正式公布。大唐的“袜艺小镇”,成为全国唯一以袜子为图腾的特色小镇。

  此前,“国际袜都”是大唐最叫得响的名片。早在2003年,以大唐镇为核心的大唐袜业,年产袜子80多亿双,产值130亿元。产量占当时国内市场份额65%、国际市场份额35%。

  当年如果不是西方媒体的报道,这些一心埋头苦干的大唐农民,并不知道“国际袜都”的桂冠,已经被人戴在自己头上了。

  2004年年底,《纽约时报》记者戴维·巴博扎写道:“无论是亚当·斯密,还是别的人都不可能想到,产业集群会从社会主义制度中演变出来,并在一个无人知晓的小镇上率先垂范。”

  2005年,《洛杉矶时报》发表“中国的战略使它在袜都之战中占据上风”的报道,称这个江南小镇挫败了有百年袜业史的美国小镇佩恩堡,“世界袜都”从此易主大唐。

  美国亚拉巴马州佩恩堡镇,从1907年生产袜子,其产量一度达到了全世界的八分之一。2004年,大唐产袜90亿双,佩恩堡只有10亿双。

  相较大唐镇,无论规模、成本还是产业密度,这个美国南部小镇都无法比拟。以同样质量的厚底袜为例,大唐镇每双成本只有27美分,佩恩堡则需要41美分。除了廉价的设备、原材料和劳动力优势外,大唐对产业集群化的利用,是对方完全不能望其项背的。

  若干年后,佩恩堡一位袜业商人回忆当年小镇衰落情景时说,“就好像有台吸尘器,把所有的人都从镇上吸走了一样”。

  荣光不再的佩恩堡,眼看着一个叫大唐的国际袜业巨头,在遥远的中国小镇上崛起。

  “搬个家不容易呐!”正忙着调试新设备的初治俭,连续感叹了好几次,“我把那边的袜机全卖了,连老婆孩子拖家带口的,还有七八个技术人员全带过来了。”

  在辽源时,初治俭生产的“卓步凡”系列童袜,成功打入大润发等商超。尤其在河南、河北两省,销量一直不错。然而,受限于地域产业环境的制约,品牌提升尤其艰难。

  与其温水煮青蛙一样熬,不如换个环境放手一搏,初治俭之所以选择大唐,是因为这里的产业链完备,“小到袜机螺丝都能生产”。

  晚饭时间已经过了,来自河南的苏女士和年迈的婆婆,还在忙碌着翻袜子。这间屋子里,摆放着五台簇新的缝头袜机。

  “手工翻一双袜子的价格,前年是1分1厘,去年涨到1分2厘。”苏女士说,别小看这1厘钱,对于纯加工企业来说,一年下来差不少钱呢。

  “生意越来越难做,可如果连这里都没有活儿,其他地方就可想而知了。”对于来大唐二次创业的决定,苏女士并不后悔。

  2014年,大唐袜业进行过一次“三合一”专项整治,关停3000多家不符合安全生产的袜业相关企业。这些关停的小企业中,有的转移到了新疆、安徽、江西等地。吉林辽源等产区闻风而动,适时到大唐“招商引资”,承接产业转移。

  

全球每4双袜子就有1双产自这 世界袜都“三级跳”

标签: 缝袜子针法  

热门标签